Tuliterä-1()

火中之刃试冰 25days。

Tell me where we been lost in the storm
告诉我在这场风暴中我们迷失在哪里
I wish we could swallow our pride
放下我们的骄傲吧
Admit that we’re meant to break
我们注定分裂
Close the door and walk away
甩门而去
‘Cause we’re better apart, apart, apart
而是因为我们天生不合

Tell me where we been lost in the storm
告诉我在这场风暴中我们迷失在哪里
I wish we could swallow our pride
放下我们的骄傲吧
Admit that we’re meant to break
我们注定分裂
Close the door and walk away
甩门而去
‘Cause we’re better apart, apart, apart
而是因为我们天生不合

这次放假放的很突然,早上见到 letitdown,说衡二已经放假了,吃完饭回到班,有人说医务室的人说今天放假。
激动,并把激动的消息传递,激动一上午,听课还是划水,自己也不清楚。
中午一打电话确实是放假,明天8:00-12:00,爽了一中午,没睡着觉。
下午听说可以今天走,一想现在叫我妈过来还得晚上开车,算了吧。
吃完饭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抱着一丝希望,我妈说 “已经到门口了,收拾东西吧”。

爽,晚上就到家了,从听到传闻到到家不超过一天。奇迹。

回到家仔细看了大家的博客园和luogu,有挺多感触,但不想表达。

唯一想表达的:这两个多月在学校,最无聊的事莫过于每天听 yspm/yzf 一唱一和,或者两个人不唱和自己牛马/卖弱,没想到回家上个博客园也能见到,24k纯服。

开学考试3500意料之中,一调2400也能接受,期中2100属实难蚌,进步远小于预期。

学案自助作业改错这四个也做不完,不过划水做的倒是没缺过。

期中前写了一首诗,Frankly,一看就是没什么素养的人写的。

为棋
看风扫叶卷人急,叹风与魔生双翼。
今朝怎记夕朝情?漫夜长路我为棋。

为棋
看风扫叶卷人急,叹风与魔生双翼。
今朝怎记夕朝情?漫夜长路我为棋。

感觉高三确实成长了许多。

知道有人6:01跑出宿舍大喊“我要上北大历史系!”,也知道有人起床还叠被刷牙。
知道有人连活动时间都要学习,也知道有人用学习时间来划水。

然而自己还是能笑对这一切。

原来一些听了就很烦的话,现在也能左耳进右耳出,事不关己了。
有一些人注定要在你身边,埋怨不如接受或者麻木。

刚回到高三一直在想为什么NOI有那么多分没拿到。
后来逐渐想开了,不曾属于你,也不配的东西,无需多念。

命运总喜欢把我挂在成功的悬崖上,爬不爬的上去,我自己也不清楚。
一个班大部分人都把大学目标写成T/P,确实不知道怎么评价,而我是我们班唯一一个没有写大学目标的人。
我还在悬崖上挂着,能爬到哪我都不知道,哪有心思展望悬崖上的风景?

也思考了一下OI界最坏的风气:“谦虚”。
它属于OI,之前一直认为我们这届这个坏风气是 yspm 带的,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既然是一个OI团队,很难没有这个风气,毕竟这么不是 yspm 创造的,尽快离开,不陷淤泥就好了,比如我们可以找一些正能量代表聊聊天,获得了一句“信息奥赛擅长创造奇迹”。

“谦虚” 在人性本质下,不过是虚伪和对别人“谦虚”的渴望罢了。

理性分析自己的狂妄,以及所睹的无数张笑颜,所闻的无数的得意。
如何定义胜利?炉石主播大红大火,停服消息一出全变成“自由职业者”。
胜利,永远在远方,成功的悬崖永无止境,只是想爬到一个又一个台阶上而已。

冰中火刃不及抽,可知万年不揽华?

And time ought to heal, but I can’t put out this fire you know
时间应该会愈合,但我无法扑灭我所知道的这场火
Cause I still wanna feel your loving taking me higher i know
因为我仍然想感受你的爱把我带到更高的地方

And time ought to heal, but I can’t put out this fire you know
时间应该会愈合,但我无法扑灭我所知道的这场火
Cause I still wanna feel your loving taking me higher i know
因为我仍然想感受你的爱把我带到更高的地方

————————

火中之刃试冰 25days。

Tell me where we been lost in the storm
告诉我在这场风暴中我们迷失在哪里
I wish we could swallow our pride
放下我们的骄傲吧
Admit that we’re meant to break
我们注定分裂
Close the door and walk away
甩门而去
‘Cause we’re better apart, apart, apart
而是因为我们天生不合

Tell me where we been lost in the storm
告诉我在这场风暴中我们迷失在哪里
I wish we could swallow our pride
放下我们的骄傲吧
Admit that we’re meant to break
我们注定分裂
Close the door and walk away
甩门而去
‘Cause we’re better apart, apart, apart
而是因为我们天生不合

这次放假放的很突然,早上见到 letitdown,说衡二已经放假了,吃完饭回到班,有人说医务室的人说今天放假。
激动,并把激动的消息传递,激动一上午,听课还是划水,自己也不清楚。
中午一打电话确实是放假,明天8:00-12:00,爽了一中午,没睡着觉。
下午听说可以今天走,一想现在叫我妈过来还得晚上开车,算了吧。
吃完饭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抱着一丝希望,我妈说 “已经到门口了,收拾东西吧”。

爽,晚上就到家了,从听到传闻到到家不超过一天。奇迹。

回到家仔细看了大家的博客园和luogu,有挺多感触,但不想表达。

唯一想表达的:这两个多月在学校,最无聊的事莫过于每天听 yspm/yzf 一唱一和,或者两个人不唱和自己牛马/卖弱,没想到回家上个博客园也能见到,24k纯服。

开学考试3500意料之中,一调2400也能接受,期中2100属实难蚌,进步远小于预期。

学案自助作业改错这四个也做不完,不过划水做的倒是没缺过。

期中前写了一首诗,Frankly,一看就是没什么素养的人写的。

为棋
看风扫叶卷人急,叹风与魔生双翼。
今朝怎记夕朝情?漫夜长路我为棋。

为棋
看风扫叶卷人急,叹风与魔生双翼。
今朝怎记夕朝情?漫夜长路我为棋。

感觉高三确实成长了许多。

知道有人6:01跑出宿舍大喊“我要上北大历史系!”,也知道有人起床还叠被刷牙。
知道有人连活动时间都要学习,也知道有人用学习时间来划水。

然而自己还是能笑对这一切。

原来一些听了就很烦的话,现在也能左耳进右耳出,事不关己了。
有一些人注定要在你身边,埋怨不如接受或者麻木。

刚回到高三一直在想为什么NOI有那么多分没拿到。
后来逐渐想开了,不曾属于你,也不配的东西,无需多念。

命运总喜欢把我挂在成功的悬崖上,爬不爬的上去,我自己也不清楚。
一个班大部分人都把大学目标写成T/P,确实不知道怎么评价,而我是我们班唯一一个没有写大学目标的人。
我还在悬崖上挂着,能爬到哪我都不知道,哪有心思展望悬崖上的风景?

也思考了一下OI界最坏的风气:“谦虚”。
它属于OI,之前一直认为我们这届这个坏风气是 yspm 带的,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既然是一个OI团队,很难没有这个风气,毕竟这么不是 yspm 创造的,尽快离开,不陷淤泥就好了,比如我们可以找一些正能量代表聊聊天,获得了一句“信息奥赛擅长创造奇迹”。

“谦虚” 在人性本质下,不过是虚伪和对别人“谦虚”的渴望罢了。

理性分析自己的狂妄,以及所睹的无数张笑颜,所闻的无数的得意。
如何定义胜利?炉石主播大红大火,停服消息一出全变成“自由职业者”。
胜利,永远在远方,成功的悬崖永无止境,只是想爬到一个又一个台阶上而已。

冰中火刃不及抽,可知万年不揽华?

And time ought to heal, but I can’t put out this fire you know
时间应该会愈合,但我无法扑灭我所知道的这场火
Cause I still wanna feel your loving taking me higher i know
因为我仍然想感受你的爱把我带到更高的地方

And time ought to heal, but I can’t put out this fire you know
时间应该会愈合,但我无法扑灭我所知道的这场火
Cause I still wanna feel your loving taking me higher i know
因为我仍然想感受你的爱把我带到更高的地方